1291次

来自18dao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“1291次”和“1291次列车”在这里有相同的下面内容。

这是人工搜索“1291次列车”的结果,整理出下列的摘要介绍精选网站图片照片各类资料用户留言

如果您希望了解相关的简介档案资料,请看简要介绍信息: 1291次列车介绍

1291次列车

2008年9月24日,在开出的广州遵义的1291次列车上,疑患狂躁症贵州籍男子曹大和因为在火车上乱喊乱叫,被列车长和列车员用胶布捆住了手脚。曹大和在挣扎了整个晚上之后,于9月25日上午9点多的时候死去。

亲历事件的成准强、黄先生等几位乘客不约而同在网上发帖披露此事,还有照片被发到网上。这几位乘客网友接受采访时称,他们说帖子是真实的。铁路方面官员接受采访时承认确有此事,但质疑网帖标题不当,细节上有出入,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。死者家属告诉本报记者,10月6日,死者在家乡入土为安。他的家人在接受了铁路给出的总计12万元补偿后,在犹豫是否坚持向铁路部门发起诉讼。

死者名叫曹大和,前不久到佛山打工。才上班一天突然精神不正常,乱喊乱叫,两个同乡在问过他家人后决定带他回贵州仁怀老家。9月24日曹大和搭乘广州遵义的1291次列车,于当日22点40分从广州开出。曹大和与两位同乡一起坐在4号车厢,曹大和却突然在车厢里的狂躁喊叫

“这时候有乘客提议把曹先生绑起来,于是有人报告了乘警。乘警通知了列车长,列车长决定要把曹先生绑起来,他们马上拿来了那种6 厘米左右宽的封箱胶布,列车长和几个列车员手忙脚乱地把曹绑了起来。当时绑的情况是:曹的上臂和胸部连上衣被缠绕了若干圈,膝盖以下缠绕了若干圈,缠的宽度大概为7-10厘米。被捆绑以后,曹开始不断地挣扎,很快胶布开始松动,上臂的胶布松动后,曹差不多可以用手来解开这些胶布了。列车长过来看了情况后,又在曹的手腕部位、脚踝部位缠上了胶布。这些关键部位被绑以后,曹就没有办法自救,开始不断挣扎,不断地哀求周围的人松开他的捆绑。”

黄先生说,“我看到的是手和身固定,两脚也固定了,其中有个戴眼镜青年为此提出异议,说这样做不行,但那个列车长拍胸口承诺负责。此时被绑的男人情绪更激动,他破口大骂,乱叫着方言。”曹大和在叫什么黄没听懂,但听到曹的贵州同乡在哈哈大笑,他们告诉黄,曹喊的是意思大概是:“天塌了!杀人了!”“整个晚上曹都是不断要求解开缠的胶布,但是曹的生命还是活生生的。看他挣扎很痛苦,我不断地安抚他,这个时候他都很温顺。”黄先生的描述是:“后半夜在他的杀猪般的叫声中多数人进入了梦乡。”

9月25日上午7点多,他去餐厅就餐,向乘警反映了情况。成说,解开胶布应该不会造成危害,因为曹不具有攻击性。但是乘警和乘务员一致不同意,认为还是需要继续绑住。“这个时候曹还是活泼的。”

车过茂名,天也亮了。成准强说,“到了9点多的时候,列车长出现了,然后说怎么松了,转身就去拿了一卷上述规格相同的黄色封箱胶过来。我一看顿时觉得不对劲了,马上站起来反对。说原来的捆绑已经很痛苦了,不要再绑了。列车长问:跳车怎么办?伤人怎么办?对此我无言以对。”

成准强回忆,过了不到十分钟,他发现曹伸在凳子外面的脚不断地抽搐。他走过去就看到曹大和已经脸色苍白,浑身虚汗,于是马上跑到餐车对列车长说。成说当时列车长依然在说:“出了事,我负责!”他指着该列车长说:“好,你负责,那我一定会作证!”

说完之后,成立即跑回曹身边,向周围的乘客借了小刀割开了胶布,“但是这个时候生命已经开始从曹的身上流逝,给他喂水,他已经不能吞咽了,舌头开始变色,眼睛也不转动了。我摸他的脉搏和心跳都已经没有了,这个时候列车长才到现场。”黄先生也发觉乘客突然都围到后车厢去了,广播也不断重复,说6号车厢有病人需要医生乘客的帮忙。他知道出事了,曹大和松绑后“面黄黑嘴紫青”。

25日中午火车在广西来宾站停下,卸下尸体,成准强也同时下车到派出所报案。成准强听说列车方面在写交接单的时候注明的是“危重病人”时,马上就大叫起来,说人都死了,还“危重病人”!车站方面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不干了,要求列车长留下。最后,列车长还是上车走了,因为这趟车只有这一个列车长,上级来电表示要他继续对车上1000多名乘客负责。

曹大军家属最后接受了铁路方面12万元的赔偿方案。其中包括2万元的保险和10万元的补偿。9月30日,他在贵阳与铁路方面签了一个协议,签字后得到了12万元现金,曹大和的尸体随即在广西火化。曹大军非常感谢从9月25日开始一路坚持陪伴的成准强。成还联系了北京的律师张凯,准备帮他们打官司。

  • 姓名:曹大和
  • 性别:男
  • 籍贯:贵州怀仁
  • 出生:1978年10月5日
  • 死于:2008年10月6日
  • 家里父母尚在,还有妻子和一双儿女,儿子1岁,女儿4岁。
  • 各方说法:铁路副段长:帖子标题不当,有误导
  • 网友成准强:我亏欠他的
  • 网友黄先生:我当了一次看客,我鄙视自己。黄先生是广西人,在广州工作,事发时他一直在场,在列车长捆绑曹大和时,他曾闪过一个念头,用手机把他们拍下来,但后来他放弃了,为此他非常后悔。“如果拍下来,那就是铁证了啊。”
  • 家属:我们还在等尸检报告,曹大和弟弟曹大军表示,他这两年在福建打工,对二哥曹大和的身体情况并不了解,他也不敢肯定二哥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,是不是因病发猝死。所以他还在等尸检报告。

如果您希望访问相关的网站,请看推荐的精选网址: 1291次列车网站


以下列出各类相关信息,按段落分隔: 各类相关信息


请看本站中相关的更多内容: 更多


贵州遵义怀仁广州佛山东莞黄果树广西河南湖北湖南

搜索“1291次”可能的其它关键词: 别名


1291次1291曹大和广州至遵义1291次列车成准强曹大和1291次列车乘客被绑死事件1291次火车成准强广州至遵义火车1291次火车

“1291次”所属分类: 分类


新闻|事件

关于“1291次列车”的留言:

目前暂无留言

新增相关留言